洞大坑深

我困了就是天黑,我醒了就是天亮
稳定掉粉中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能相互理解呢

事情起源于果壳的一篇推送 

在我跑到现在所在的这个破地方读书之后真的已经很难找到时间去写点什么了(毕竟写论文写报告真的是写到吐,我的精神已经很长时间无法承担创造学术垃圾之外有思想的文字的机能)。但是偶尔看到一些东西还是会有倾诉的冲动,于是我转发这篇文章的时候写了一大段读后感,感觉还是有必要在这片自留地留个爪印,这样还能再展开一点来谈


感觉在欧洲这个破地方待了这些年唯一学到的就是no judgement(虽然欧洲人自己对于这个原则的执行也都只是表面功夫)

生而为人,我们都是不一样的独立个体,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喜好,这都是正当权利。没有人有权干涉我的喜好,我也没有资格用我的喜好去道德绑架他人。

我非常喜欢刺客伍六七的一集。一个大叔喜欢女性内衣,按照普遍的社会道德价值观念这肯定会被划分为猥琐下流的行为,但是这个大叔不偷不抢不猥亵其他人,他所喜爱的内衣都是用自己的正当收入自己购买的,他又有什么错呢?

当然,并不是所有喜好同人的人都能有这份觉悟,我自己小时候也做过用自己的喜好绑架他人的行为。人无完人。但是同人圈的主体是一个圈地自萌的亚文化群体,我们写自己的看自己的,没有奢求别人能理解、欣赏。

这两天沉迷罗翔老师,越发意识到人性的可贵和道德标准在法律准绳之上的脆弱。毕竟很多时候法律作为保护自己权利的武器只有在一个人的道德败坏到泯灭人性的时候才能发挥一点亡羊补牢的作用。

所以求求大家,不爱,别伤害。

渴望世界和平是个太飘渺抽象的愿望。我渴望人与人间能相互理解


题外话:

“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这个概念最早我是从高达oo里看到的。作为我唯一一部看完了的高达,oo真的是一部了不起的作品。里面传达的一些思想到十年后的今天都非常振聋发聩(水岛胖子牛批!另外钢炼03也是他做的,所以水岛胖子永远滴神!)。昨天刚好和朋友听周深的歌,谈到妙先生大护法和千与千寻,我们都认为前者属于导演有很多想法但是讲不好故事,导致观众明知导演想传达精神的可贵但是没办法深入理解感受;宫老爷子的牛批之处就在于他可以讲好一个不复杂的故事,然后让观众自己从中去感受去体会,最后达到易经红楼梦哈姆雷特的那种效果。水岛胖子大概是没有到那么厉害,但是他的作品我看完会有去思考的冲动,这就很难得了。

我个人认为举报机制本身原本应该是作为一个兜底手段,在极端情况下让民众的力量参与监管灰色地带。我自己是学经济的(虽然很垃圾),很清楚监管对市场的作用,所以我不会因为一场伤害事件去指责伤人的工具。工具是中性的,应当被批判的永远是不正当使用工具的人。

随着年龄增长,见识了更多的人间之屑,自我感觉自己的价值取向变得更温和圆滑,出离愤怒的场合越来越少。但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像团野火一样让我这个曾经的火药桶二踢脚反复上天。说我热血难凉大概也不至于,可能就是易中天先生还是王立群先生说的读书人的那点倔脾气吧。

毕竟我始终记得我是从被视作亚文化的动漫里学会了友情努力正义,学会了人与人之间要相互理解,学会了要善良要勇敢要爱这个世界,学会了人生一世灵魂宁折不弯。

不知道我会不会有孩子,但是希望我的下一代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和权利。

评论(1)
热度(1)

© 洞大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