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大坑深

我困了就是天黑,我醒了就是天亮
稳定掉粉中

【全职/喻王】留连戏蝶时时舞

上回书说到——

烦少天探得文苏真心吓得三观尽碎,慧四千为试大眼真情献出蚂蚁花呗

高考生千万别看标题啊,这不是同一首诗

--------------------------------------------

【十一】

骄阳已经照耀荣耀大厦,外卖小哥的早餐已经签收完毕。

微草的孩子看着办公室的大门,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有一个老板叫做杰希,上午九点出现眼神恰似兔美。

手里提着一袋热腾腾的豆浆。嘿嘿嘿,我们要不要来开个会?

——以上节选自刘小别日记。

通常来说,作为一个有着良好自我修养的领导,王杰希非常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给下属过分的压力。这也为他赢得了“微草好爸爸”的美名。

但是他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于是当部长提着路边摊购买而不是自制的豆浆、顶着一张你们所有人欠本王五千万的锅底脸大步迈进办公室、带起的一阵阴风还刮落了高英杰手里的几张报表的时候,营销部全体精英纷纷虎躯一震,动作之整齐划一表情之僵硬呆滞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被塞了三尸脑神丹,而解药就握在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王杰希大魔王手上。

大事不妙啊……

袁柏清把微信切换到与“要你命4000”的聊天界面,噼里啪啦奋力敲击键盘:

“师父!”

“师父!”

“大事不好!”

“一级警报!”

“看到速归!”

然后头顶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营销部全体,五号会议室开会。”

虽然在第一时间踹掉了显示器的电源线,但是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眼神告诉袁柏清,刚才的聊天内容他全看到了。

所以当方士谦右手提着一大袋吃的左手托着王不留行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的时候,袁柏清的脸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你怎么才来!

 

王杰希从方士谦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包里掏出了一个必X客的外卖盒。“我以为你会给我带一堆富含咖啡因的食物。”

“抹茶雪域蛋糕不合你的意吗?”方士谦叼着所剩无几的咖啡味梦龙冰激凌,把王不留行放到了王杰希的办公桌上。“你不会昨晚一点儿没睡吧?”

只消了半分钟,一整块抹茶冰激凌蛋糕进肚,王杰希反手从包里掏出一块奶油小方,接着是两个芝士蛋挞、三种不同口味的鲷鱼烧、四个脆皮闪电泡芙,最后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从办公桌最下层的抽屉里抽出一盒椰奶懒洋洋地吸溜。

办公桌另一头的方士谦已经泡好了一大壶热腾腾的咖啡,拆开一袋玉米片往嘴里塞,动作与从颊囊里掏出花生慢条斯理地啃着的王不留行别无二致。

“我觉得你不会单纯因为你徒弟给你发了微信就放弃窝在空调间的沙发里,大老远买这么一大堆送到办公室来。”

“看来一夜不睡也不是很影响你正常思考。”方士谦舔干净了手指上的芝士粉,抽了张纸擦了擦,然后从冰袋里摸出一个印着王杰希最心爱的甜品店logo的小纸袋。“给,回头送去楼上给喻文州。”

王杰希脸上写着毫不掩饰的“我觉得你这里有问题”,因为缺觉而格外突出的大小眼投射出的目光中充满了含蓄的质疑和直截了当的拒绝。

方士谦腆着个囧脸:“你就当卖我一个面子,去试探一下。我保证立马就能知道人家对你有没有意思。”

王杰希的表情变成了“你莫不是个傻子吧”。

“再不济,你就当还人家抹茶蛋糕的礼。”

 

【十二】

正在王杰希和方士谦就“到底要不要送喻文州礼”这一议题充分交换意见的时候,前台电话打到了办公室,说是楼下有个叫叶修的来找。王杰希抓起手机和门禁卡就冲了出去,冲进电梯才发现手上还捏着方士谦的小纸袋。

冷静,冷静。先去把正事儿办了,回头再把方士谦办了。

下楼一看,王杰希乐了。

叶修这么精明的人陷入爱情之后智商直接跌得只剩零头。这货杭州一别后决心马上回来,扛着一箱萧山萝卜干上了第二天最早一班动车,到了公司门口才发现门禁卡被他落在了家里。想叫个车回家才发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门卫大爷只见过西装革履的叶总监,眼前这位拖着一箱萝卜干、一脸胡子拉碴配上老头衫大裤衩的犀利哥造型,勉强能算作是社会闲散人士,于是坚决不放人。可巧兴欣的前台电话打不通,叶修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万般无奈之下让大爷打给了微草的前台。

王杰希听完事情经过,坚信就算兴欣的前台电话打通了,苏沐橙也绝对会先把叶修晾在温暖到让人汗如雨下的37℃骄阳下晒上个把小时。

带着叶修和他的萝卜干回到了兴欣,却发现前台并没有人。办公区也是空空如也。

穿过整个广告部和市场部的办公区,拐过弯,才发现所有人都围着地板上的一个大坑,安静如鸡。

叶修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哟?哥这才走了几天啊,怎么,是谁掉坑里了?”

别说苏沐橙了,连唯叶修狗头是瞻的包荣兴都没有反应。

还是乔一帆最先发现了二人,转过头小声解释:“午休前办公室的信号就断了,连前台电话都打不出去。沐姐打了报修电话对方说人手不够,要下午三点以后才能来检查。柔姐说去25楼轮回那里问问,他们做网络安全的应该会帮得上忙,就在电梯上遇到了18楼的喻文州前辈。前辈说应该就是断了根电缆还是网线什么的,接一下就好了,就直接来帮忙了。”

说话间,坑里一个人站了起来,可不就是喻文州。

 

在喻文州排完线把地板填回去之前,即使是叶修的出现都没能让整个兴欣转移注意力。而在他把地板填回去网络通了之后……

整个兴欣沸腾了。

喻文州现在差不多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在成为叶修亲封的蓝雨和尚庙法定住持三年后终于享受到了得道高僧的待遇。说他是脚踏祥云背后闪耀着七彩圣光被上天派来拯救兴欣的善男信女于水火的都不夸张,所有人狂喜乱舞,就差没有高喊“信文州得永生”。

叶修从“差一点被暴揍”变成了“彻底被无视”,不知是否算得上因祸得福……

王杰希叹了口气,默默离开了。

却在电梯口见到了被众人顶礼膜拜的喻文州。

在对方试图开口之前,王杰希伸手把方士谦精心准备的小纸袋递了过去。“一点心意。谢谢你之前帮了那么多忙,还有昨天的‘惊喜’。”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话里有话,但是良好的社交习惯促使他做出了最合乎礼仪的反应。“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过谢谢你的好意。”

很好。这很喻文州。

王杰希如释重负。

 

回到办公室,方士谦坐在王杰希的人体工学椅上捻了颗花生逗王不留行,笑得很是猥琐。

桌上的音响隔着玻璃门被遥控打开,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气势恢宏地铺开。

在这慷慨激昂的bgm里,王杰希推门进入、瞄准方士谦的屁股一脚踹过去为自己腾出位置,优雅落座,宛如一位教父。

方士谦慢慢把自己从地板上拔起来,有些困惑:“喻文州对礼物不满意?”

王杰希不动声色,但是一双大小眼传达出的嫌弃溢于言表。

于是方士谦闭嘴了。

取而代之的是王杰希的手机。短促的消息提示音在交响乐伴奏中略微有些突兀。

“怎么了?”

“有人申请微信加我好友……是喻文州。大概是叶修给他推了名片。”

王杰希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便迅速加了好友。倒也不需要备注,喻文州的微信id就是他自己的名字,没有任何花哨的前后缀。

对方发来的第一条消息是一张图片。

两根纤长有力的手指捏着一个绿色的塑料小方块,背景是王杰希送的小纸袋和被拆开的巧克力。作为微草的营销部长,王杰希当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公司这一季主打的新产品,凸点螺纹,L号,以含有少量稀释过的薄荷精油带来全新刺激作为主要卖点。

“我在巧克力里发现了这个。请问这是什么新的营销手段吗?顺便一提,巧克力很好吃。谢谢。”

王杰希的表情凝固了。

“方士谦你给我站住!我保证打死你!”

 

【十三】

午休的最后三分钟,在办公室外忐忑了一上午的营销部精英们终于如愿以偿,听到了尖锐物体破空命中目标和易碎品碎裂的声音。

大概也许可能一定来自方士谦。

师父你果然是救世主。袁柏清面无表情地想着。

这出动作大片最后以方士谦高举被王杰希一刀扎进胸口的仓鼠抱枕跪地求饶收场,情真意切令闻者无不动容。

冷静下来的王杰希瘫在椅子里,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声音飘忽、气若游丝:“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喻文州的微信……”

方士谦悄咪咪从地上爬起来,刚抬起一只脚就感受到了王杰希犀利的目光,老老实实地跪了回去。

真男人方神无所畏惧:“他要是对你有意思,那等不到你回复自然会打圆场;他要是对你没意思,那你也甭管他,就当开了个玩笑,你也没什么损失。”

唉……

王杰希挥手把方士谦赶了出去。失神的目光游离飘忽,最后渐渐聚焦到桌面一角。

被遗忘的王不留行完全没有受到方才大战三百回合的影响,安然端坐在办公桌上唯一一个没被王杰希投掷到方士谦身上的文件夹上,啃瓜子看戏。

遂惨遭魔爪调戏。

王杰希左手一把捞过王不留行,食指和中指轻揉头毛,余下三指轻松地镇压了小仓鼠奋力的反抗。王不留行鼓起了颊囊,好气哦连瓜子都不想啃了。

人与鼠斗,其乐无穷。

 

楼上蓝雨的场合,其实和微草大相径庭。

喻文州提着王杰希塞给他的“回礼”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黄少天一如昨夜的质疑目光。

“部长,我觉得你下去半个多小时应该没可能去三公里以外的网红甜品店买到他们的夏季限定柠檬柑橘果酱夹心巧克力。买这个光是排队都不止半个小时。”

“是吗?”喻文州的反应不咸不淡。“王杰希送的。”

黄少天的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

然后他就目击了喻文州从巧克力里拆出一个保险套的惨案现场。

真是一个黄少天听了都沉默的故事。

“感觉,王富、王杰希不是那么奔放的人啊……”

喻文州面不改色地拍照发微信,“确实不是他的本意。不过比起这个,我们还有另一桩悬案待破。”

“少天,你昨天是不是以我的名义,给王杰希送了一份‘惊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也是一份甜点?”

黄少天虎躯一震:“没有!绝对没有!我都不知道他家住哪儿!”

“少天~”

“我不是我没有!”

“我并没有说礼物是送去王杰希家的哦~”

喻文州云淡风轻的微笑,在黄少天的眼中幻化成了自带混响的桀桀冷笑,背后还有一大片摇曳的彼岸花和零星鬼火。

于是他扑通一声跪下了:“小人冤枉啊!送蛋糕这主意是小卢出的小人只是执行了一下我们只是觉得你难得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这个人看起来也是蛮不错的你们两个要是这样拖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小卢说刘小别告诉他他们部长喜欢吃抹茶蛋糕我们就定了一个网红甜品店的抹茶蛋糕部长我跟你讲那个蛋糕可贵了我自己都没舍得买大号的不过真的是很好吃啦……”

“少天。”

“嗯?”

“以后不要在办公室看大宋提刑官和樱兰高校男公关部了。瀚文会被你带坏的。”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部长,是小卢自己每天午休去找微草的刘小别一起讨论动画片的。而且他们最近在看的是开封奇谈。”

“少天^_^”

“部长您说!”

“最近午休你带着瀚文去外面吃点好的。小孩子还在长身体,不要每天吃外卖,尤其是跑到楼下微草去吃外卖。被别人看到了会觉得我们是虐待童工的黑心企业。”

“另外,下午我会请IT来调整你的电脑设置。以后在办公室里就别看工作不相关的东西了。”

黄少天,卒。

你们搞营销的,心都脏。

 

【十四】

黄少天因为自作主张替上司送礼被禁止在办公室摸鱼追剧。

方士谦因为自作主张替后辈送礼被禁止在后辈家摸鱼追剧,还失去了睡客房的权利。

不知道谁比较惨。

可能还是被代表了的王杰希吧。

撸了一下午王不留行,王杰希还是没能想到以后该如何面对喻文州。

虽然喻文州发来的消息给王杰希留了很体面的台阶,但是被那张极具冲击力的图片气昏了头的王杰希当时急于暴打方士谦以泄愤,没能及时澄清,导致他觉得自己高冷的形象应该就此化作千风了。

本来就觉得自己对待喻文州的感情十分微妙,现在更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方士谦!去楼下买两斤二锅头!我要借酒浇愁!”

方士谦看向王杰希的目光里包含了委婉的惊诧和质疑,以及强烈的否定。

王杰希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粉红色的毛爷爷,“陪我喝,我恢复你对投影仪的使用权。”

方士谦二话不说,抓起钥匙就下楼了,脚上还穿着两只不配对的人字拖。不过鉴于他上半身宛如透视装的破洞二指背心,鞋子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家里还有方士谦偷偷摸摸背着王杰希泡的sangria。王杰希向来不喜欢抽烟喝酒,此时却极为豪迈的一口气闷下小半瓶,然后醉眼朦胧的打开了投影仪,点击播放列表“方士谦与狗不得观看”。

“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包!”

开封奇谈极其魔性的主题曲被5.1环绕声的家庭影院扩散到公寓的每一个角落。

清脆的门铃声就此淹没在了这声势浩大的洗脑神曲中。

不过门外的人还是挺执着的,门铃声无人回应后便换成了手动敲门,声音有力、节奏铿锵。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王杰希一步三摇,晃晃悠悠地拉开了大门,配上中气十足的京腔,还自带回音:“堂下是何人击鼓喊冤,速速报上名来!上名来!名来!来!”

门外是目瞪口呆的喻文州一个。

说目瞪口呆倒也并不完全准确。喻文州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是故碰上这番让他质疑自己打开方式正确与否的场面,也只是微微瞪大了双眼,一时词穷。

好在王杰希并没有轻易被西班牙人的果酒击倒。靠着残存的三分理智,他还是认出了喻文州,就是言辞举止有些不受控制:“咦?你不是那个喻文苏……嗝。中央空调,呵呵。”

好吧他这就是被彻底击倒了。

*sangria,将苹果、黄桃、芒果、柠檬等混合水果在1:3的朗姆酒和白葡萄酒中浸泡约三小时即可饮用,是深受喜爱的西班牙国酒。而方士谦出于对朗姆酒的喜爱以及一时手抖,调成了3:1.

喻文州明智地判断出现下不是跟王杰希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的好时机,却在转身准备撤退的一瞬间被王杰希正面熊抱袭击。

“嗯,有蛋糕。好香~”

王杰希带着酒气的湿热吐息喷在喻文州的耳根,后者瞬间跟过了电似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昨天的蛋糕是我下属的恶作剧,似乎给你造成了一些困扰。不过今天这个抹茶千层是我自己做的,希望你能喜欢。呃,方便的话,先下来一下好吗?”

王杰希不为所动,手脚并用牢牢地挂在比自己还矮了一截的喻文州身上,像一只巨型树袋熊。

“王杰希?能听到我说话吗?杰希?”

树袋熊虎躯一震,手一松差点一滑到底。还好喻文州及时用空着的右手兜住了王杰希的腰,使他免于摔成四脚朝天仰望星空式。

世·界·名·画。

于是方士谦就在此时甩着膀子、踩着拖鞋、肩扛一箱哈尔滨、手提半打嘉士伯,以一种勤劳勇敢艰苦朴素的画风,从走廊的尽头迎面走来。

此处应有bgm打靶归来。

只见他把哈尔滨和嘉士伯非常随意地摔进王杰希家门,像拎一条咸鱼那样娴熟的揪起王杰希的后衣领从喻文州身上揭下来,拖到门后。

接着就是非常诚恳的90°鞠躬。“对不起,我家熊孩子又喝高了给你添麻烦了!”

大门砰地一声关上,四舍五入糊了喻文州一脸。

喻文州真的目瞪口呆了。

呃,蛋糕也不要了?

电光火石之间,大门后伸出一条胳膊,稳准狠地抓过喻文州手里的蛋糕盒,缩了回去。

伴随着关门声的还有一句轻飘飘的谢谢。

喻文州,陷入沉思。

 

【十五】

方士谦应付完喻文州回头,只见投影中群魔乱舞的开封府众人与瘫倒在地安静如鸡的王杰希相映成趣,忍不住扶额叹息:“杰希啊,你究竟喝了多少?”

王杰希答非所问,声音冷静而克制:“方士谦,我想我喜欢喻文州。”

“哦。”

“放下那个蛋糕。那是喻文州送我的定情信物。”

“你就吹吧人家可没这么说。”

“我知道你在边上看了很久了。”

“你酒量我有数,半斤茅台差不多,半斤果酒就算了。纯的朗姆你也是能对瓶吹一个的。”

“那你是高估我了,”王杰希苦笑,“我刚才是真的醉了。”

“哦,那就是借酒装疯。”

“随你理解吧。来搭把手,我是真的爬不起来了。”

方士谦嬉笑道:“哟呵,做戏还做得挺全啊!”说着走过去试图把王杰希捞起来。

然而方士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去你居然对着大爷的六块腹肌硬了!你什么时候悄悄弯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是说你对这种搞笑动画有别样的兴♂趣!”

“放屁!”王杰希奋起捍卫自己的品味,“这是让喻文州摸的。”

“什么!他居然是这种喻文州!杰希莫怕,待哥哥提着面包刀上去剁了他的蛋蛋上交国家以慰你逝去的直男节操!”

“该被上交国家的是你那满脑子的不可描述!”王杰希怒斥,“我们之间是纯洁的他的荷尔蒙促进了我的睾丸酮和多巴胺分泌的结果。”

“说人话!”

“我想把他按在床上桌上地上疯狂地摩擦!”

“那就去啊!”

王杰希暴起,从书桌抽屉里掏出一摞印着微草科技logo的纸盒,夺门而出。

 

喻文州回到公寓,从裤兜里摸出了疯狂振动五分钟的手机,摁掉了静音。

乐正龙牙突然暴起的海豚音几乎震碎窗玻璃。

唔,是少天啊。

“部长怎么样怎么样你成功了吗王富、杰希什么反应什么反应!”

随手把开了免提的手机搁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上,喻文州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弯腰在柜子里翻找:“少天啊,你要是工作的时候也这么积极就好了。”

“什么!部长你说话要讲良心啊我工作还不上心我都连续三年全国优秀业务员了你就说我们部门难道还有比我更优秀更努力的人才吗有吗有吗!”

“嘭”

软木塞被拔出酒瓶,猩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入玻璃杯。

喻文州抿了一口红酒,出言打断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好啦少天。我就是少说了个只有。关于王杰希……叮咚!”

“咦,部长是不是你家门铃响了?你要不要先去开个门……”

“嘭!”有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

“唔……”有人试图说话的声音。

“……”缠绵的……水声?

“哗啦!”一堆纸盒被倒到地上的声音。

“喻文州,我们来做吧。我带了我们公司这个季度销量第一的产品。S、M、L都有。”

黄少天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好的部长我知道你攻略成功了。祝99。

单身狗黄少天抱紧自己的单身狗崽子,打开了王者荣耀。

毕竟电子竞技不需要爱情。

评论(7)
热度(2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洞大坑深 | Powered by LOFTER